爱CP,偶尔割割大腿肉

© 瞧樵
Powered by LOFTER

沉珂Ⅹ(现代AU,事业有成•龙×大学生•科)

沉珂锲子

沉珂Ⅰ

沉珂Ⅱ

沉珂Ⅲ

沉珂Ⅳ

沉珂Ⅴ

沉珂Ⅵ

沉珂Ⅶ

沉珂Ⅷ

沉珂Ⅸ

==============================================

沉珂Ⅹ

训练馆里几十盏大功率金卤灯把场地照的敞亮而通透,似乎连胶板地上隐晦的光泽都被耀眼的灯光逼了出来,散发着一种温润的气息。

 

张继科拖拽着铁篮子里的器材,一步一步地向训练场走来。

 

“继科?继科你干嘛呢,那么久才回来?”许昕小跑着跑过来,帮张继科一起抬器材。

 

“科哥,科哥,我看刘指导的表情不是很好。”周雨也搭了把手,小声地在张继科耳边说道,过短的小裤衩显得周雨的腿纤细而修长,在白晃晃的灯光下双腿白皙的有些刺眼。

 

“嗯,知道了。”张继科似乎不想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现在下颚还留着马龙的鲜红的指印。两人见继科回避这个话题,也不多问,埋头吭哧吭哧地拖器材。

 

等到张继科归队的时候,才看到前面不远处教练团中混杂着一抹亮黄色,这不是刚才那个胖子吗?

还没等张继科回过神来,刘国梁已经把陈玘带过来,介绍到:“这位是新场馆的投资人陈先生…”

 

还没等刘国梁说话,浓眉大眼满脸煞气的陈玘开口了:“小伙子们别紧张,我就是个普通乒乓球爱好者,想和你们打一场比赛。”说完还笑了笑,竟然笑得羞涩中带着些傻气。

 

‘看来也不是一个难相处的人。’这是张继科对陈玘的第一印象。

 

“咳,好哇,那你们谁想跟陈先生打一场?”被打断的刘国梁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一声。

 

“不用了,我看那位小兄弟就不错,对就是那个没睡醒那个。”陈玘指名道姓要张继科倒是让他有一点小意外。

 

“好,张继科出列,周雨加入许昕那一组。”刘国梁爽快地命令张继科出来和陈玘对打,不知道是眼花还是怎的,张继科似乎看到陈玘轻蔑地一抿嘴唇。

 

毛头小子,哥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陈玘掂了掂球拍,对着对桌的张继科勾了勾手指。

 

赤裸裸的挑衅。张继科也见怪不怪,耷拉着眼皮,擦了擦乒乓球的红色海绵的那一面,扎马步似地屈膝着,盯着陈玘手上的球。

 

开赛之前张继科对陈玘这种业余爱好者是非常不屑一顾的,毕竟自己是专业的,从心理和技术方面都占了上风,就抱着和陈玘玩玩的念头开了球。

 

继科平时训练就有些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对待赛事也是慢热型,刘国梁本来想找个做事认真点的小队员给陈玘,毕竟嘛,给开发商留下好印象也很重要,像张继科这样敷衍的话,总归有些不妥当。

 

但打了两球之后刘国梁就没有这个担心了,对手陈玘也不是个简单的业余爱好者。

 

如果说张继科在技术心理上高陈玘一等,那么在力量对抗上陈玘和张继科可以算是平起平坐了。陈玘那股子凶狠劲,和在决胜球上杀红了眼的藏獒如出一辙。

 

这是一场强强对抗,暴力美学。引得许多在旁边训练的队员都跑过来凑热闹,叽叽喳喳说这个老板不简单,连继科的旋球都能靠蛮力给扣过去了,生生让旋转的球刹住了车,这力道,啧啧。

 

张继科也不敢小觑这个大腹便便的老板了,半耷拉的眼皮也支楞起来了,两只漆黑的眸子里燃烧着斗志。

 

这可是他张继科最引以为傲的乒乓球,输了的话他张继科怎么在人前抬得起头。

 

“11-8”肖战报比分,有些焦急地摸着他光滑程亮的头。‘比分差别也不大呀,人家可是业余的,难道是自己的教法有问题?’

 

刘国梁抱着手看了看坐立不安的肖战,知道他又在自我否定自己了。

 

一局小小的比赛竟然让张继科的后边都湿了一片,一半是比赛打的,一半是自我压力给的。

 

“怎么样,小兄弟,哥我这技术还行吧,还继续吗?”陈玘笑着拍打着张继科坚实的肩膀,脸上的笑容配着俊朗凌厉的五官,一反刚才杀气腾腾,恨不得把张继科生吞活剥的模样。

 

“比,当然要比。”张继科咬着下颚,丰润的嘴唇都抿成一条缝了。

 

“我听说贵队还有赌球的传统,是吧刘指导。”突然一个微微带着奶音的男声出现在球场边,虽然不大,在张继科耳朵里却格外刺耳,转头一看,正是笑的让人如沐春风的马龙。

 

刘国梁愣了一下,啥时候这风气连外人都知道了,但还是诚实地点了点头,旁边的一群小伙子也瞎起哄,连平时看起来有些内敛的方博都喊着:“押押押,赌一把。”

 

‘小兔崽子。’一群教练还有些犹豫,马龙先下了注:“我押陈老板,五百。”

 

“噢噢哦哦哦!……”人群中还传来吹口哨的声音,许昕有些坐不住了,一巴掌拍桌上说:“我押五十!”

 

然后一个宿舍的周雨小胖也纷纷押宝:“五十!我押科哥五十!”

 

马琳这个老油条像是在侦查什么一样,围着台桌走了一圈摸了一圈,最后像是做一个重大的决定一样慢吞吞地说:“押,继科一百。”

 

王皓则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金橘,剥了皮一瓣一瓣地往嘴里送,一边吃一边说“继科,陈老板,继科,陈老板……”

张继科沉着脸看着乒乓球台旁边一圈人的众生百态,不知怎么一滴汗珠滑下了脸颊。

 

刘国梁则是哈哈大笑说:“差多少,我补上,继科儿好好打,别把我们晚饭钱给丢了。”

 

张继科垂着眼从喉咙里沉沉地嗯了一声。

 

对面的陈玘只是不置可否地笑笑,对马龙使了个眼色。

 

最后当然是张继科毫无悬念地赢得了比赛,对面的陈玘大汗淋漓地说:“还是英雄出少年啊。”

 

张继科放下球拍和陈玘礼节性地握了握手,环顾一周都没有看见马龙的身影,不禁有些奇怪。

 

陈玘似乎看透了张继科的心思说:“别管马龙,继科儿今晚能和哥喝一杯吗?”

 

所谓不打不相识,打一架立马称兄道弟了,加上陈玘为人爽快,虽然有时候话说多的了有些小结巴,长得跟看门神一样也不妨碍和年轻人交流感情嘛。

 

一到夜幕降临,大学城空出的街道上就会挤满各色各样的小吃烧烤,小贩的叫卖声和学生的打闹声在这个香气四溢的街道上显得格外温馨而和谐。

 

在饭堂吃过晚饭却嘴里空空的学生党一般都会到小吃街觅食,乒乓球队一群小伙子一路上也遇到了不少熟人,打着招呼就晃悠到许昕周雨继科他们平时最常吃的烧烤摊子。

 

吃多了老板也认识他们了,特意从浓烟滚滚的铁板边探出头来说:“又来吃了。要多少?”

 

“和以前一样,三十串羊肉串,二十串鸡脆骨,鸡柳来十五串吧,今天多了一个人。”

 

“好嘞!”老板豪气的一伸手拿了二十串鸡脆骨,往烧红的铁板上一滚,一下子就肉香四溢,另一只手利落地拿起调料瓶子撒上胡椒孜然,刺鼻的香料飘散在浓郁的烤肉味中。

 

“老板娘,来四罐,哦不五罐啤酒。”许昕举着他的手臂,老板娘远远地应了一声,便走去给他们拿啤酒了。

 

吃惯了大酒店的陈玘很久没蹲马路牙子撸烤串了,他挑了一张裂口不是很大的红色塑料小板凳坐下,还是听到令他有些郁闷的咯吱声。

 

‘看来还是要减减肚子了。’陈玘摸了摸肚子上的一圈游泳圈,看了看对面眼神放空的张继科,拍了拍他的肩膀:“继科,哥想跟你单独说说话。”

 

张继科对陈玘有些戒备,虽然一场比赛下来这隔阂消磨了不少,但是一想到陈玘和马龙很熟就有些芥蒂,毕竟,今天和马龙闹了不愉快。

 

张继科喝了一口啤酒说:“走,到后面去。”

 

 

两人就蹲在小吃街旁边的绿化带,后面的小吃街热气腾腾,异常热闹。

 

“抽烟吗?”陈玘递给张继科一根烟,张继科摇摇头,陈玘就收回手把烟咬在嘴上说:“继科,你知道马龙有个老婆吗?”

 

烟随着陈玘的说话一颤一颤,张继科看到烟头和烧烤摊燃着的火焰竟然完美的重合了,烟头像是无烟地冒着橘红色的亮光,那么不真实,一如和马龙相处的日子,一半现实,一半恍惚。

 

“知道,我还知道他刚离了婚。”张继科不再盯着陈玘的烟,抠着地上的疙瘩。

 

“嗯,其实,马龙的老婆是秦忠的姐姐。”陈玘把咬得软趴趴的烟头放回了烟盒。

 

“哦?”张继科抬起头,他隐隐约约地知道秦忠是马龙的前男友,至少是马龙爱慕到现在都忘不了的人。

 

“你是不是想说马龙为了赎罪娶了他的姐姐,然后又抛弃了她?”陈玘苦笑道,然后望着张继科有些讶异的眼神。

 

“很多人都这样想,有时候甚至包括马龙自己,但是,我不这么想。”陈玘点着了那只烟,把他夹在指缝间,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

 

“马龙那小子,有时候就是把自己逼得太紧。”

 --------------------------------------------------------------------

今天看了体坛风云晚会龙队颁奖的回看,啧啧那西装那气势,那高高的刘海仿佛回到了里约霸气龙(口水)

从观众席上站起来举手示意那邪魅一笑,真的总!裁!范!

啊所以在龙队的刺激下更文了_(:зゝ∠)_

话说今晚微博之夜估计又只能看回看了_(:зゝ∠)_

 陈圆圆是出来刷龙队好感的~哈哈下一章扒一扒马总的“失败情史”

 

 

 

 

 


评论 ( 38 )
热度 ( 1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