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CP,偶尔割割大腿肉

© 瞧樵
Powered by LOFTER

司空府夜话Ⅱ(曹操×郭嘉)

(~ ̄▽ ̄)~ 有车慎入

希望链接不要挂QAQ

(二)沐浴睡觉

如果说人清醒的时候尚有规矩礼法约束,发乎情,止乎礼,那么酒醉之后浑浑噩噩的时候,可谓返璞归真,众生百态了。

每每宴请朝臣的时候,总有人喝得酩酊大醉,武将中哭爹骂娘的多得是,文官中有的不胜酒力的,喝酒上脸,前一秒还和你叨叨,下一秒就醉倒在桌子上一动不动了。

 

在这群人中,郭嘉算是酒量好的那一个,经常别人已经醉得四仰八叉,眼神迷离的时候,郭嘉依旧端着酒,面色微醺,两只眼睛清明的像是清潭底光滑的鹅卵石,眼波流转却又清澈如洗。

掐指一算,曹操没几回见到郭嘉真真正正喝醉的,尤其是后来郭嘉身体欠佳,被曹操暗地里禁了酒,众人也心照不宣的不再灌他,弄得郭嘉有一段时间好不郁闷。

 

难得在曹操眼皮底下破例喝了一次,郭嘉这回真的是敞开了肚皮,喝的酣畅淋漓好不痛快。直到曹操把酒撤走,渐渐冷静下来的郭嘉才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难受,浑身上下像是被抽去了力气,胸口一阵一阵的钝痛让郭嘉捂嘴小声咳嗽着。

 

曹操掰过郭嘉的肩膀,看到方才因为醉酒而面色稍显红润的郭嘉的脸色慢慢发白,额头上也冒出涔涔冷汗。

 

“奉孝,奉孝你哪里不舒服?”曹操心里咯噔一下,果然还是不能让奉孝碰酒,这人对酒一向是随心所欲没有节制。

 

郭嘉撑开眼睛,嘴里呢喃着:“司空…”似乎又像不认识曹操一般对他咧嘴笑了一下,上挑的丹凤眼溢满了笑意。

 

曹操不知道这人是喝糊涂了还是故意装傻,便挥手叫人请他的医官过来。回头看向靠在他脚边的奉孝,瘦削的身体蜷成一团,眉头紧锁,手握成拳头抵在胸口处。

 

旁边的宫女见势也便要上去扶他,没想到郭嘉摆了摆手,趴在那里缓了缓又站起来,细瘦泛红的脖颈像是支撑不住他的头似的,晃晃悠悠的,曹操留了个心眼,站在他不远处以防他摔倒。

 

“臣,恐怕是对不住司空这一顿好酒了。”郭嘉满面通红,说完便捂住嘴,胃里的酒混着酸水刺激着他的喉咙。

 

“呕…”郭嘉俯下身捂着嘴。

 

“快,扶郭军师去洗漱。”曹操挥了挥手,两边端着痰盂的宫女立马小碎步跑了上去,扶着步履蹒跚的郭嘉从后门走了。

 

郭嘉走后,曹操吃了一颗葡萄,汁液饱满,甜滋滋的,皮却莫名的有些苦涩,他招了招手,旁边的宫女立马垂手听命。
“去准备一下,孤要沐浴。”曹操让宫女服侍他更衣,顿了一会又说:“待会郭军师过来了,叫他去我那。”

 

“是准备两个桶还是?”宫女小心翼翼地问道。

 

曹操捋了捋胡子,突然笑了说:“一个就好。”

 

万里无云,满天繁星,夜凉如水,徐徐凉风倒把混沌的郭嘉吹得清醒了些,郭嘉直了直腰,接过侍女递过来的水,漱了漱口。在吐得胃里只剩下酸水之后,他倒是觉得神清气爽了许多。

 

“可惜了这好酒。”郭嘉连连叹息,把手背在身后,晃晃悠悠地往大堂里走,边走嘴里边哼哼:“君子有酒,旨且多。君子有酒,多且旨。君子有酒,旨且有…”

 

少了一分在曹司空面前的拘谨,多了一分散漫自由。

 

“军师,请您往这边走。”被吩咐过的宫女小碎步快步走来,拦住了往大堂走的郭嘉。

 

“嗯?不是这?”郭嘉以为自己喝糊涂了认错了路,眯缝着眼睛仔细看了看,发现青石板小径旁的歪脖子腊梅确实是自己来的时候那一株。

 

“请往这边走。”宫女放大的音量,郭嘉歪了歪头,居高临下地凝视了一番低眉顺眼的宫女,问道:“说,谁让你带路的?”

 

“禀军师,是司空。”宫女倒也回答的不卑不亢。郭嘉听闻后哈哈一笑,一甩衣袖,倒也没多问,就跟着宫女进了里屋。

 

结果到了浴室门口,郭嘉瞧见里面水汽缭绕,踌躇了一会,曹操此时正浸泡在齐胸高的热水中,见到门口人影攒动便朗声道:“奉孝?进来吧!”

 

郭嘉一时间脑子嗡了一声,平日里荀彧给他叨叨的君君臣臣,礼法不可僭越之类的话像是沸腾的滚烫的水,咕噜咕噜地在他刚清醒一点的脑袋里冒着泡。

 

“司空若是要沐浴,臣就先回去了。”郭嘉有些迟疑地说出了这一番话。

 

没想到曹操在里面哈哈大笑,震得那布帘子不住地飘荡着。

 

“孤一直以为郭军师不拘俗流,没想到今日竟说出这么泥古不化的言语来,以前在军中,你我难道不曾一起沐浴过?”隔着厚厚的布帘,郭嘉看不清曹操面上的神情,但那一字一句,字字都磕在了郭嘉心上。

 

“那时候,毕竟和现在不同…”郭嘉嘟囔了一句,也不知道曹操听到没有。

 

“奉孝,近前来。”曹操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却让人感到不怒自威。郭嘉眨巴了下眼睛,还是乖乖地站到了布帘之外。

“再过来些,孤又不是猛兽,吃不了你。”曹操放软了语气,郭嘉便掀开了布帘,垂手低眉的模样让曹操不禁莞尔。

 

“抬头。”曹操小声地命令道,郭嘉一抬头便对上了曹操宽厚结实的胸膛,上面是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伤疤,被热水一泡,显出婴儿般的粉色,倒没有那么张牙舞爪了。

 

曹操伸出手抓住郭嘉消瘦到有些硌人的手腕,一把把他拉到跟前说:“孤本本以为和奉孝从来不在乎这些礼数,没想到今日…”

小车车请走链接:点我点我~

月明星稀,这天,怕是要亮了。

 

狭长的官道上医官抱着药箱颠簸着,旁边是一身黑色劲装的校事府的人,还没等医官喘口气,就被推搡着进入了司空府,医官嘟囔着是不是司空的头风病又犯了,结果被校事府的人剜了一眼,厉声警告道:“今夜看到的听到的,都不许说。”否则,黑衣校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医官立马噤声,目不斜视地抱着药箱走了进去,卧室依旧敞亮,只是多放下了几层帷幕。

 

断断续续的咳嗽声从里面传出,声音嘶哑微弱。

 

“进来,给他看看。”曹司空的声音从里面传出,带着些许疲惫。

 

医官唯唯诺诺地近前去,发现卧榻上躺着的竟然是郭军师,身上盖着厚厚的被褥,湿漉漉的长发散落在枕边,面容憔悴,脸色惨白,反而显得那唇色异常的红,衣襟上也是斑斑血迹。

 

不知怎么的,医官伸出的手都颤抖了,他把了把脉,垂下头的时候都能感受到背后灼灼的目光,凌厉的像是要杀人一般。

 

面前的郭嘉神志恍惚,半瞌的眼睛灰蒙蒙的,问他什么也只有几个字夹杂在越发气虚的咳嗽中,医官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

 

“怎样?”背后曹司空的话又不敢不立即回答。

 

医官猛地跪下道:“禀司空,郭军师肺疾加重,怕是受了凉。请司空屏退左右,容我再仔细检查一下。”

 

“好,你们都退下。”曹操屏退了众人之后,自己也到了帷帐外。

 

待到曹操走远后,医官看了一眼病榻上的郭嘉,貌似清醒了不少,只见他指了指腿部,气息奄奄地说道:“疼。”

 

医官一掀被褥,一副了然的神情。

 

屋内更漏滴答,烛火忽明忽暗,曹操躺在郭嘉旁边,用手指描摹着郭嘉的眉眼,揉了揉他因疼痛紧锁的眉头,小声道:“奉孝,是孤的错。”

 

郭嘉被他折腾的醒了,莹莹的眼珠子转了转,说:“主公若是觉得真对不住嘉,下次那上好的竹叶青桃花酿梨花白…都给嘉留着。”

“好好好,都依你”

“不醉不归?”

“便不醉不归。”

=======================================

太久没开车,结果肾虚。。!!!∑(゚Д゚ノ)ノ

见谅见谅~司空府夜话就到这里为止啦,没想到还是为冷CP撸了一篇

下次相见可能是在其他Tag吧,博学的读者大大们

评论 ( 16 )
热度 ( 62 )